省文化厅 宣城市人民政府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无障碍 | 站点导航
您当前的位置: 网站首页 / 资讯中心 / 工作新闻
宣城的作者谈新年
浏览次数:269作者: 宣城日报   信息来源: 宣城日报发布时间:2018-01-03 16:12

    真正的写作是写作者个体人格的整体投入,人品、修养、阅历、思考等皆为题中之义。而首先是做一个清醒的写作者,那就是对于我们这个伟大时代的精准把握,“文随时运”,同时又有一种全息性观照,而宣城更是一块人杰地灵的“自古诗人地”。只有这样的功夫到家了,才会拿出“硬货”来。这样天时、地利、人棒齐全,我们的作者理应成为文化自信、创造辉煌的排头兵。祝福2018!

期待每每落空,热爱依然执着

(郎溪)梅府军

    新年的展望是那么的有信心,可一年的成果却差强人意。可能大多数人皆如我这般。是什么导致如此?主客观原因一罗列,不一而足。可能真实的生活本就如此,我们不能拔高;或者说拔高也只是停留在口号。什么是切合实际,什么是不切合实际,前思后想,左磨右蹭,不想时光已黯然失去。

    我不知自己所经历的是否美好,如果能达到,至于具体的其中的某一类如文学创作者,舍弃也无妨。可果真如此吗?浑浑噩噩又一年啊……今年印象深刻的是市诗歌学会的成立,还有几次采风活动,在社会上制造了一定的影响。看到了本地几个有潜力的作者,在文坛搅动了一点波澜,为他们自豪为他们庆幸。也见证了这个时代正在发生的变化,在意识形态领域,人们依旧不曾忘怀文学所带给我们的那种直抵人心真善美的感受。因着这股力量,还每每让我拿起书本来,忘情地阅读。——我把这也视作一种美好,国家太平,各自安好;不求自己在其中的位置,但在这个涌动着激情的时代,我隐秘地觉察到人们所渴望达到的一种诗意。

    “春江水暖鸭先知”,这当中蕴含着多少对具体生活诗意的追求。我曾在2017年诗作《一群鸭子的快乐》中有所描述,于我,理想和信念不灭,却被一群鸭子极其简单地消泯于水中。2017虽然在华语网络诗赛年度决赛失利,可跳出这个层面:我在和众多的汉语诗人角力同行,我依然在感受诗心跳动的美好。2018,热爱文学,热爱生活,拥抱时代!

用文学解读“乡愁”

(旌德)方光华

    “乡愁”的文学解读,是我近年来写作上比较倾力的一个方向。2017年《徽州宗法文化研究——以江村为例》,入选安徽省文化强省建设专项基金项目由合肥工业大学出版社出版发行。

    “乡愁”不仅是一种文化记忆,一种文化认同和文化归属,某种意义上说,乡愁还是我们的文学基因。“乡愁”与乡土、村落、宗族、建筑、风俗紧密相连;与家国情怀家国之思息息相关。在当下乡村振兴的背景中,文学解读乡愁自然成了写作者的一种责任。

    我市是一个传统村落众多的旅游新兴地,对传统村落的文学解读是写作者和出版者共享的一个审美主题。我的一个想法已成为一家出版社的正式选题,约请在地写作者遴选10个传统村落组织一套丛书,包括宣州区的水东镇,泾县的桃花潭镇、查济村、茂林镇、黄田村,绩溪县的尚村,旌德县的庙首村、朱旺村、仕川村和宁国市的胡乐村。

    这样的写作对于纯粹的文学写作而言,过程要复杂而繁琐,需做大量的田野调查和史料研究,需要写作者付出更多的艰辛和汗水。同时,也能让写作者感受到传统村落的原始心跳,最初的带有腥臊的体味和地方文化的血脉。我想,通过努力至少能为这10个村留下一些有价值的文化记忆,探寻到一方土地乡愁的源头活水。

 像空山遥对寂静的暮晚

(广德)李庭武

    写作慢慢融入生活,成为日常一部分,就像饭后慢走一样。人至中年,很多事情归于风平浪静。有人喜欢投石制造涟漪,有人喜欢放舟而下,我更愿意水面慢慢结成一层红锈。

    把想要的表达吞咽回内心。而不是渴饮时大口大口的饕餮啤酒,继而在一串冲出咽喉的泡泡里感到舒畅与惬意。我敬畏于每一个词汇在五脏六腑间的自我发酵,静享于词语打磨、串联成的圆润与晶莹。之前并不十分理解一个修佛之人,手捻圆珠,一粒一粒,以为如此打发时间实在寂寞无趣。实则不然,这是一种计算方式,计数时间的脚步,何时回归到想要的抵达。

    这一年,发了几组诗,获了几次奖,参加了几回活动,都不重要。成绩只能证明曾经留有痕迹。但高峰永远在路上,在险处。2018,与你同行。

不忘初心,牢记使命

(宣州)李庭坚

20180103160133680_8Cnz895k.jpg    回望2017难免惭愧之至。写得少,还没有自己满意的作品,也没有别人满意的,不禁惶恐。我甚至彷徨过,想去寻找另一种更加轻松的生活状态。

    我想到我自己《佩件》中的句子:

    一个物件/贴身佩戴久了/会成为你身体的一部分/也许是你的幸运符/也许是你的累赘/如果有一天把它摘除/就像拆掉你的一个器官

    当写作的爱好成为一种习惯,成为一种生活,我感到我再也没有别的选择。

    站在2018年门前,虽然这个早晨大雾弥漫,回味短短的诗句,内心却很温暖,逐渐明澈起来。

    宣城诗友中有许多勤奋有才华的人……作品数量多、质量高。在恢复宣城诗歌传统的进程中,随着新诗跨越百年的鼓号,他们用自己的实力在中国诗歌版图上打造出了宣城诗歌高地。新的一年,我愿和更多的诗友一道,不忘初心,牢记使命,跟随宣城诗歌的强大方阵,向新的高地发起集团冲锋。

空灵之躯溢出湛蓝诗句

(泾县)申文祥

20180103160246682_MoILBfpz.jpg    岁月如急雪滑过,匆匆忙忙的生活来不及感受。翻过的日历记录着闲言碎语,阳光普照大地,万物生辉予江河湖泊。

    这一年恰逢安徽新诗百年百人诵读会(第四回),我也被选其例,诵读了我的诗歌《登叠彩山》,这首诗是2017年元旦在广西桂林旅游写的,年初岁末的情怀把时间与距离压缩成记忆的芯片收藏起来。回味这一年,先后去淮南参加《抵达》诗刊十周年诗会,虞山当代美术馆受邀全国诗人评鉴艺术家研讨会,南线流变——黄宾虹,林散之,董欣宾,卞雪松。安徽第六届诗人中秋诗会,第六届虞山雅集,即仰而思之,岛子、申伟光、杨键绘画艺术研讨会。

    就诗歌创作而言的感觉是,当代诗歌的写作就应该具有当代性的观念,段子,颜值,符号,搭配特质和元素组成,还有就是留下迷人的读后感知。诗歌的精致和模糊是给人们一个空间想象的滑板,诗歌的创作透言如玉生烟叠加成空灵之躯溢出湛蓝待集组成,还有就是留下迷人的读后感知。

    综述而言,繁忙之中放飞诗意盎然——2018握手祝愿。《异型物件》诗集,《无结构的行为》随笔。纵观静者的我,面对炫耀纷扰的现状,独自成俑,畅饮诗人的孤寂,而內心时常被触碰,愉悦的接受并无话可说。

风拂过,枝头将萌新绿

(宣州)潘志远

20180103161110692_goobEm0P.jpg    文化自信也已是国家策略,它给无数作者带来创作的自信。所以我有自信,但不自大,更不自傲。

    2017年写诗百余首,成绩不佳,在《天津诗人》发2首,在《玉容文学》发一组,总计不超过10首,深为汗颜,但心里默默鼓着劲,也在不断调整着自己。

    写散文诗也有一百多章,陆陆续续发表有40余章,发表刊物有《散文诗世界》《散文诗月刊》《诗选刊》《上海诗人》《大沽河》《中国魂》《天津诗人》《军山湖诗刊》《沫水》等。评论十余篇,分别载《星河》《抱犊崮》《江西散文诗》,差不多过半。平台倒是推荐过很多回,仅赚了些点击率。主办《中国好散文诗》10期,获得了不少吆喝,也稳中有进,基本奠定了它的影响。

    选本大多还没公布目录,目前收入四种,《中国百年诗人新诗精选》算是最高选本。不敢自矜,只为梳理,想比于诸位,真有些小家子气。

    2017年风拂过,叶落尽,只剩空枝。但相信2018年的风自有它超凡的魅力,枝头将会萌满新绿,哪一片能引人注目,让人指点几句,留下些印象和烙痕呢?有期待,有盼头,也是一个未知的谜。

在山水间行走

(宣籍省直)潘家定

20180103161157693_pxiuh1xC.jpg    皖南的山山水水,与我有一种不解的缘分。

    无论在省城的寓所凭窗眺望,还是回家徜徉在山水间,总有一种召唤力和一种温情强烈袭来,使我难以自己,不得不伏下身来,敲打着键盘,一吐无尽的心灵絮语,尽情释放着浓浓的乡愁……

    2017年,我就这样不停地眺望着,行走着和写着。

    写了家乡的宛溪河、响山、敬亭山和谢朓楼,响山尤为钟情,前后写了《响山翠竹》、《响山花开》和《响山的秋》;后来视野再放宽一点,脚步再走远一点,芜湖的马仁山,香湖岛;池州的秋浦河、南溪古寨;黄山的西递和木梨硔,又随之化成一行行文字,进而演绎成一篇篇文章。皖南的山山水水走不完,看不尽,更是写不完,情未了。使我倍感欣慰的是,一篇《永远的敬亭山》,在第三届全国金融文学大赛再次获奖,忝列安徽三位获奖作家之中,也使家乡的这座江南诗山,在全国范围内更为扬名。

    非常感谢《皖南晨刊》,这是一个温馨的港湾,2017年,我在这里经常得以小憩,仰望到了璀璨的星空,更抒发了一个游子那种无法抑制的乡思。同时,这又是一个甜蜜的家园,是她不断的家人般呵护和鼓励,激励着我在2017年文学创作上,一步一个脚印向前、再向前。

    写完这篇短文,窗外已是2018年晨曦初露,东方隐约可见的云霞似乎又在召唤我:“踏遍青山人未老,风景这边独好”。2018年,我要继续在这片山水中行走,继续写好这片山水,使这片山水能随着我的笔,走的更远,也使更多的人了解直至热爱我们皖南的这片山水。

 而今迈步从头越

(广德)胡正勇

20180103161252695_8ISF5IGL.jpg    又一年的时光匆匆从指间划过,站在新年新的起点上回望来路,一切变的遥远而又让人无法忘怀。一晃写作已经二十余年。这么多年来,学习、工作、生活中有很多烦恼,有很多不如意的事发生,但因为有写作一直在我内心的最深处温暖着我。

    从广德老家来到江苏常州已有十余年,高中开始发表作品以来,先后在《中国作家》《诗刊》《北京文学》等国内外报刊发表诗歌散文600余篇(首),获全国性征文奖十余项。最近七八年,为了谋生几乎没时间写作。2017年,我加入了宣城诗歌学会,之后又签约江苏省作家协会,成为第九届省作协签约作家。这激发了我的创作欲望,于是又拿起了笔开始写作。2017年11月、12月两个月的时间,在《十月》、《雨花》、《诗歌月刊》、《中华文学》、《绿风》等刊物发表诗歌40首,并有诗作入选《江苏百年新诗选》、《2017中国诗歌年选》、《2018年天天诗历》等选本。其中,《诗歌月刊》“先锋时刻”栏目配简历照片重点推出,发诗11首。

    在新的一年里,我的创作将迎来新的生机与活力。我追求的是一种表现人性真善美的写作,多年来我一直都在寻找着适合自己的表达方式。我认为文学是人类飞翔的翅膀,能给人类带来光明、希望、爱和梦想。所以写作不能靠技巧,而是要用灵魂来写。现代人的生活变得越来越不自然,心理焦虑症、精神抑郁症比任何一个时代的疾病更加加速蔓延,“个人”迷失,不能自拔。我将在新年的写作中更加关注这些人的生存状况和生活境遇。以及这些人的命运和相关的城市与乡村的变化。

    最后我想说的是“为文先做人,做人先修心”,只有不断提高自身各方面的素质才能写出更好的作品。所以在新的一年里,我会多学习,多去接触社会和大自然,这样就更能看清楚事物的本质,发现世界的秘密。

携一卷《乡愁徽州》来汇报

(绩溪)章灶来

20180103161413700_pOk65ZkE.jpg    辞旧迎新不是套话,携一卷《乡愁徽州》来汇报。历时三年,一套八卷本的散文丛书《乡愁徽州》在大众关注与期待中于年底前杀青。昨日,刚校对完毕丛书之一的《绩水淌过旧光阴》卷,作为应约而为的我和程慕斌、邵之惠三人,终于松了一口气。

    《乡愁徽州》以老徽州一府六县(外含婺源)的历史文化为大背景,主写旧时风情、民俗以及徽商外出与返乡的业绩与乡愁。以今人视角审视历史、地理、人文,以散文形态表达往日时光,旧时风貌。忆旧非恋旧,温故而知新。一切历史皆为当代史——昨为今用,旧为新用,不讳言有此“实用”意图所在。

    《乡愁徽州》由安徽省徽研会与安徽人民出版社同策划、主编,2018年春节后出版上市。由此,站在2017年皖东南的文化厚土上,我们期待来年有新思考、新写作,以不负新时代对我们的期许。

感言和展望

(宁国)叶枫林

20180103161417701_ifMK8NWs.jpg     作为诗歌爱好者,一个面对灵魂的写作者,唯有诗歌能将自己的“江山”和盘托出,也就是通过语言的艺术通道将对于这个世界的细腻,温柔地表达,2017年虽说有作品发表在《鹿鸣》、《山东文学》、《中国新诗》、《星星·散文诗》等杂志,但仍然不能对自己的作品满意。新的一年开始,我希望能够在诗歌语言技巧方面多多思考,找到一种更能适合自己内心的最贴切的表达方式,2018年将继续参加各类同题诗写作和宣城诗歌学会的活动,扩大阅读范围,读精品多练笔,力争写出令自己满意的作品。